特意嘱咐他不要重返事故现场

2020-07-09 20:04

小丽说,9月13日当天,自己和往常一样早上9:40左右从位于后塘的家中出门,前往时代创意园附近饭店上班。晚上9:30,因自己当天轮值,需要迟半个小时左右下班,她拒绝了和表妹同行回家。

孙先生说,康复后医生担心他脑部会受到刺激,特意嘱咐他不要重返事故现场。然而,过后不久,因为工作需要,他再去了次现场,却并没有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,出现头疼、恢复记忆的场景。

“我觉得那一定是刀。”小丽猜测,虽然没有看清楚对方手上具体是什么,但“其他东西没有那么亮”。

真相是什么?因为小丽的失忆,我们不得而知。如果您目击了9月13日晚小丽的遭遇,请拨打968977和我们联系。

不过,小丽告诉东南快报记者,自己比较怕黑,从上班的地方回家,需要经过一条僻静的小路,没什么人。在前段时间,自己曾被一名高大男子尾随,回头看时发现对方手上有明晃晃的东西。

昨日上午10时许,在福州市第一医院,东南快报记者见到了醒来后的小丽。她额头和膝盖上的外伤已经结痂,意识清醒,能够和家人正常交流,但对于事发当晚的遭遇,却一点印象都没有。

“妈妈在10点多给我打了个电话,当时我已经走在小路上,快要到家了,所以就没接。”小丽说,印象里,自己并没有往小康佳园方向走,而是想直接回家。对于为何会被发现在小康佳园斜对面,小丽称“想不起来了”。

昨日,东南快报记者再次前往事发地附近,发现小丽回家的路线,并不需要经过小康佳园。那么,小丽为何在小康佳园斜对面车道上被人发现呢?

一夜未归,昏迷十天……福州17岁少女小丽(化名),在下班途中和家人失联,被人发现时,身上多处出血,正躺在晋安区福飞路小康佳园斜对面的车道上,并一度处于昏迷状态。9月21日,本报a2版报道了此事,为小丽寻找目击者。

但也有读者认为,小丽的伤口出现在膝盖和额头上,类似被车撞过的擦伤,很有可能是自己在回家路上,遭遇到车祸。

东南快报记者了解到,出事后失忆并不只在小丽身上发生。福州市民孙先生在1996年出差时,曾遭遇重大车祸,陷入昏迷中,醒来康复后对于发生车祸的那段记忆,则完全消失。

“我们经常一起下班,她会去我家玩。”小丽说,当天晚上9:45许,自己接到母亲电话,得知外面下雨了。后来,到了晚上10时许,经理通知可以下班了,她便收拾东西走路回家,途中还和朋友在qq上聊天。

“我只记得我们的车开到山上,马上就要下坡了。那天太阳很大。”时隔18年,孙先生即便绞尽脑汁,记忆依旧被中断在车祸前及醒来后的阶段。

据福州市第一医院相关医生介绍,小丽目前出现的失忆情况,是脑挫伤后比较正常的表现,过段时间便会逐渐恢复,但根据每个人身体情况不同,恢复情况也不一样。

“可能是被人抢劫,她不顺从,就被人打晕拖到车道上去了。”有读者猜测,小丽极有可能是在小路上遇到别人抢劫,因为不顺从,导致对方动手将其打晕,而后拖到车道上。

小丽说,那天发现被尾随后,自己赶紧小跑回家,但因怕家里人担心,就没有告诉母亲。事发后的半个月内,她都没敢再走那条路了,宁愿多绕十几分钟,从大路走。直到近段时间,她才又恢复原来的路线。

昨日,东南快报记者从福州市第一医院了解到,小丽已从昏迷中清醒,但对于事发当晚遭遇了什么,却想不起来。

“有可能是事发时,人已经昏迷了,自然就没记忆。”福州一名三甲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介绍,从其他情况分析的话,脑挫伤、脑震荡等脑部损伤,以及突然受到惊吓等,均有可能导致神经递质传导系统出现问题,引发失忆。

“而心理学上的选择性失忆,是在脑部没有损伤的情况下,受到重大挫折或创伤,比如亲人的亡故、重大伤害或打击等,激起防御反应,避免自己触及这种情景时产生选择性失忆。”省职业心理咨询师专业委员会副会长翁进解释了心理学上的“选择性失忆”,她表示,这种情况的前提是,当事人脑部没有受到损伤,文中两位当事人均是脑部受到了损伤,所以只能通过医学手段来治疗,暂不能从心理学角度来分析。

对于自己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,她也表示记不起来,记忆只停留在自己走在回家的小路上,醒来便已昏迷10天了。